• 多變的圩田 人與水千年棋盤上的新“棋局”


    文章出自:中國國家地理 2020年第11期 作者: 黃濤 

    標簽: 土壤地理   農業地理   

    圩田,作為一種特殊的田地,在歷史上曾為農業增產立下過汗馬功勞,也因圍占河湖造成生態破壞而被詬病。鳥瞰圩田,形似棋盤,而圩田與人之間的故事,也像是一盤下了上千年的棋局。這盤古老的“棋局”曾不斷變化,屢有奇招,今天它仍在不斷演變,呈現出新的景象、創意和可能。
    江蘇里下河地區過去曾有幾十個大小湖泊,經歷了農業圍墾和圈圩養殖兩次大規模開發,湖蕩封堵、淤淺,開闊水面只剩原來的一成多,生態系統退化失衡,水質惡化。在最有代表性的射陽湖區,蜆河、林上河、錢溝河、安豐河等9條自然河道匯聚于一個叫龍珠島的小島。近年來經過水系恢復、退圩退漁、還湖還蕩,九龍口國家濕地公園再現了“九龍戲珠”的美妙景觀。攝影/孫華金

    所謂圩田,是指在臨近江河湖海的地勢低洼地區,人工筑堤擋水形成的農田,在我國特別是南方分布廣泛,如長江中下游、江淮地區和江漢地區、珠江三角洲、四川盆地等地區。

    在不同的地方,圩田有著眾多的“別名”,如垸田、壩田、湖田、桑基魚塘等,但其共同的特征是不變的:低洼處筑堤,內以圍田,外以圍水。作為我國典型的鄉土景觀,從鳥瞰角度來看,各種圩田像是一個個大大小小的棋盤——外堤是棋盤邊緣,內部縱橫的河道、內堤、道路則是棋盤經緯,池塘、村鎮則像是一枚枚棋子。圩田尺度差異巨大,小者幾畝,大者可達數十平方公里,“大圩如城垣,小戧如院落”。其形態、地形也頗為多樣,有四周高中間低的仰盂圩、中間高四周低的覆盆圩、半邊高半邊低的傾斜圩等。

    妙局與殘局、僵局:形似棋局,圩田的千年變遷
    建造、維護圩田需要大量人力物力,今天,不少圩田面臨著村落萎縮、傳統水陸循環功能退化的困境。隨著城市的快速發展,不少郊區圩田被填平、侵占。一些生態、洪澇敏感地帶,弊大于利的圩田也等待著改變。圖為珠三角的桑基魚塘,在城鎮發展的“圍獵”下,如今已殘余不多。攝影/憂子

    留在大地上的困局與殘局:面臨困境的古老田園

    這些“棋盤”上,曾有過絕妙的棋局,解決了低地開發、水旱調蓄等問題。一些經典的圩田體系曾光耀古今,如源于春秋時期的太湖塘浦圩田,人們憑借雙手在難以生存的低洼沼澤湖區開創了豐饒的田園和完善的水利系統。“縱溇橫塘、位位相接”的棋盤式圩田體系具有很高的生產能力。明李詡《戒庵漫筆》曾記載,太湖圩區的農業種植收入是普通農田的3倍,而圩田的副業收入又是農田種植收入的3倍,是“蘇湖熟、天下足”的重要助力。在珠三角,河網密布,咸潮頂托,洪澇頻繁。人們便將低洼地挖深成塘,將挖出的泥土堆成塘基。以“塘基種桑、桑葉喂蠶、蠶沙養魚、魚糞肥塘、塘泥壅桑”形成良性循環。在桑基魚塘的興盛時期,雖人均耕地很少,當地人的生活卻頗為富足。

    從南宋詩人楊萬里的詩中,我們可一窺圩田的功績和富足:“圩田歲歲鎮逢秋,圩戶家家不識愁。夾路垂楊一千里,風流國是太平州。”除了農業產出,圩田體系還有蓄洪防旱、滯洪排澇,補充地下水、降解污染、調節氣候等功能。

    責任編輯 / 陳驚鴻  圖片編輯 / 吳敬 

    版權聲明

    凡中國國家地理網刊登內容,未經授權許可,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經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違反上述聲明的,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要評論?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您也可以快捷登錄:
    日本不卡免费一区二区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